西湖网课体验报告丨当PI变身“主播”,世界将变成怎样?

来源:公共事务部 发布时间:2020-03-10 作者:徐珊、冯怡

猝不及防,网课来袭。

往年此时,西湖大学的春季学期早已正常开启;可今年春天,由于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不少西湖人无法按原定开学时间返校。于是,老师们集体变身“主播”,学生们集体体验“云听课”。



西湖大学的网课,从2月3日开始筹备,2月14日就开讲了“第一堂”——当天,西湖特色的学术交流活动之一News & Ideas,以抗“疫”为主题,推出了线上版,吸引了全校844人集体参与,堪称全校最大规模的网课试水。

三天后,在信息技术中心、教务与学生事务部的协助下,西湖大学的网课正式开讲,春季课表上的所有课程已悉数上线。

眼见大半个月过去了,大家适应“云上课”吗?来看看我们随机采样、生成的西湖大学网课“用户体验”报告吧!


【教师用户组】


第一次登台上网课 ,哪里知道是“盲课”

用户:许田

西湖大学遗传学讲席教授、副校长


从耶鲁大学到西湖大学,许田的大学教龄已经27年了。哪曾想到,2020年的春季学期还没开学,老师傅就碰见了新问题——搞直播,上网课。

这门发育生物学的课由生命科学学院PI雷凯主持,有多位主讲老师,第一堂课就轮到许田。2月18日,星期二下午1点半,许田坐在办公桌前,确认好摄像头和话筒是否正常,正了正衣装,生平第一次“走上”网课的“讲台”。

这堂课分上下两节,中间有10分钟休息时间,全长100分钟;主讲生长调控机制,以及这套机制一旦失灵会如何导致疾病。这些内容是许田数十年的科研方向,早烂熟于心,但讲到一半,他的额头还是布上了一层细汗。


许田的网课课堂


在上课这件事上,许田一向较真,这次的准备也不可谓不充分。2月14日,他在线上版News & Ideas担任了主持人,还和主讲人陶亮一起“试水”线上Q&A;之后,他又提前预演、模拟过网课进程;专门重新备课,改版了PPT课件……但真到上阵时,情况总在意料外。

开讲时,许田发现听讲的“学生”人数不太对。仔细一看,马仙珏、蔡尚、施红军、蒋敏……好几位生命科学学院的PI也来了。在网课这个新鲜事物面前,“老师傅”许田和年轻博导们,正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,需要互相观摩,互相打气。

到了课间休息,许田洗了把脸,顺手把电脑静音了。下半堂课开讲2分钟后,主持人雷凯悄悄给他发来信息:“许老师,您还没取消静音,我们什么也听不见……”

一堂课结束,许田长出一口气:“上网课和平时上课果然很不一样啊……”

作为一名资深教师,他更习惯传统课堂近距离的师生互动:“我可以观察学生的表情,调整讲课的重点、说话的速度,考虑怎么调动课堂气氛。”而在网课上,许田只能对着面前黑黑小小的摄像头,“独角戏”一般讲课。正因为看不到学生的脸,许田改变了策略,尝试更多地提问。这也为他带来惊喜的发现:“当学生们隐藏在屏幕后面、改用文字表达后,他们在课堂上的提问质量大大提升。”

这让许田很高兴,在他看来,学会提问对于创新式学习和研究来说非常重要:“我甚至在想,是不是可以把(网课)这种方式补充到今后传统的课堂教学中去。”


云上“偷师”早,自然出师好~

用户:李子青

西湖大学人工智能讲席教授


李子青是人工智能讲席教授,他上课的科目是机器学习,和计算机打了几十年交道的他,这回却是第一次接触“云教学”。

2月21日,是他第一次网课教学,虽是个“新手”,但这长达3小时的课堂进行得异常顺利。课后,他评价网课这种形式:“没什么缺点。”


网课教学中的李子青


“转型”如此轻松,背后必有玄机。早在开课前两天,李子青就去蹭了工学院李凌老师的网课,旁听“偷师”;开课前一天,他还召集实验室的同学先试讲了一堂,让这些观众们给点反馈。不仅如此,李子青还对课件PPT的动画效果作了特别设计,使其更合适学生们网课听讲——光这个PPT,他就花了30个小时。

做了如此充足的筹备后,人在海南的李子青身穿短袖T恤在“云上”登场。他打开摄像头,简单和大家打了个招呼,便马上将直播画面转向了课件PPT,开始了正常的讲课了。三小时课程,李子青每讲45分钟,便有一个Q&A环节,和学生互动。这堂课也正如他的试讲一样,无异常。

李子青觉得,如果有手写笔,或可在网课中增加手写板书的形式,更灵活地帮助学生理解内容。接下来若要更换新的笔记本,他会留意这样的功能。


 初为人师,却在办公室当了“孤独”主播?

用户:王盼

西湖大学理学院特聘研究员


2019年11月,王盼刚刚加入西湖大学。比起李子青的“第一次”,她的“第一次”更彻底——谁能想到,此生第一次给学生上课,竟是在网上完成的呢?

这个学期,王盼与王怀民,理学院的另一位特聘研究员,共同教学材料化学这门课。按照教学计划,最初的两周,正好都是王盼授课。

王盼的网课教学装备


在西湖大学办公室上网课的她,准备了两个大电脑屏幕、两副耳机(为了没电时候切换)、一些草稿纸。每次自己一个人,要讲上100分钟的课,这位严格的“主播”却没有安排喝水时间:“喝水声音太大,(学生)耳机能听到。”

除了认真准备PPT,王盼在讲课方式上也琢磨了不少。由于西湖大学是全英文授课,考虑到多数学生的母语为中文,当下又是远程教学、交流受限,对于一些重要概念,她会在英文课件上用中文作出备注,帮助学生远程理解。王盼还从其他老师那里,get到一项网课软件的隐藏功能——让学生一直打开原本用来发言的“举手”功能,可以查看到他们是否还在线,以掌握大家听课的网络是否通畅。

第一次执教就撞上网课,王盼反倒有些“小确幸”:“当面上课更容易紧张。”

话虽如此,虚拟的网课还是让她略感孤独:“除了开头和结尾和学生有些互动,绝大多数时间里,都是对着一群看不见的观众……”不过,王盼已经有了增强课堂互动的思路,这周她就准备试一试:“我会增加提问环节,和学生语音交流。”


你们学得如何啦?前方作业来袭预警!

用户:胡奇

西湖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特聘研究员


同样对远方“观众”们的听课情况感到不甚确定的,还有教授结构生物学科目的胡奇。


胡奇上网课的情景


虽说胡奇也在PPT上下了充分的心思,准备了尽可能详细的文字诠释内容,但坐在办公室里上课的胡奇,看不到学生们的表情和反应,也较难即时得到他们的反馈,无法确定网络那头的学生们究竟掌握了多少。

在互动大大受限的情况下,胡奇开始思考其他办法。他目前的思路之一是——布置课后作业。

在胡奇看来,网课唯一比线下课堂有优势的地方,可能就是尚在天南地北的学生们,可以克服疫情期间的特殊情况,跨越空间距离,来共同听课了。


【学生用户组】


特别顺利组


虽是第一次,一切都挺好

曹骏辉听课中的电脑屏幕


用户:曹骏辉

西湖大学理学院Alexey Kavokin实验室

2019级博士研究生


曹骏辉今年春节没有回家,留在了学校里。因此,当薄膜生长技术与表征这门课开讲时,和其他在校生一样,他也选择了实验室作为自己的听课地点。除了电脑,他准备了草稿纸和笔,但都没怎么用到:“公式比较复杂。”比起来,还是即时截图做笔记更高效。

虽然是第一次上网课,但他觉得一切都挺顺利。要说有什么“小麻烦”的话,可能属于网络另一头的授课端用户:“老师不在学校,网络不太好,有稍许卡顿。”


网课天天上,适应全OK


彭韩正在登录网课课堂


用户:彭韩

西湖大学生命科学学院胡奇实验室

2019级博士研究生


彭韩尚在四川绵阳家中,每天都有网课要上,她早早地就进入了远程学习模式:“我的导师早提醒我们实验室的同学了,假期结束了,要收心学习,调整状态。”

中学的时候,彭韩上过录制好的网课,这次直播式的课程她也是初体验:“有一次上课上到一半,家里的小朋友跑进来,后来我就和爸妈提前说好上课的时间段。”


为网课改了饭点,做“孤独美食家”


陆家湘在家中听课


用户:陆家湘

西湖大学理学院邓力实验室

2019级博士研究生


为了听网课,陆家湘有时不得不和家人“错峰吃饭”。原来,他们家有个特别的假期用餐习惯:“一天吃两顿,早上10点和下午5点”。平时,这个作息时间表一点问题都没有,直到陆家湘开始上网课。傍晚5点,课还没上完,晚餐的香气已从门外飘来……


感觉尚可组


餐桌变学堂,外籍老师“水土不服”?


阮家宇的“课堂”在餐桌上


用户:阮家宇

西湖大学生命科学学院贾洁敏实验室

2019级博士研究生


阮家宇的家在四川成都,家人在医院工作,每天一早就前后脚出门了,只剩他一人在家,可以“独占”餐桌上课。

阮家宇观察到,外籍老师对网络教学软件的“水土不服”:“(有位老师)好像一直在用翻译软件,有点手忙脚乱的哈哈。”


想念课堂组


手机开启飞行模式,姊妹“一起”上课


吴璇和妹妹一起上网课


用户:吴璇

西湖大学工学院李凌实验室

2019级博士研究生


在陕西延安的吴璇同学家中,她并不是唯一的网课体验者——正在读小学六年级的妹妹,要上的网课更多,吴璇笑称:“她比我的压力更大。”

姐妹俩,一个上博士生网课,一个上小学生网课,但都是上课,基础工作都差不多。每次上课前,吴璇都会提前预习;为了防止开小差,她还会开启手机飞行模式。

即便网课上得还算顺利,吴璇也渴望返校了。放假前,吴璇完全没料到假期会这么长,都没有把电脑带回家,只能用平板上课。而像水文模型涉及的编程建模这些事,无法在平板上完成。吴璇目前的解决方案,是利用这段时期,在家读一读前沿论文,思考一下博士的研究方向。


在校听课顺畅,仍盼回归课堂


黄思腾在实验室听网课


用户:黄思腾

西湖大学工学院王东林实验室

2019级博士研究生


对于假期留校的博士生来说,实验室是上网课的不二选择。开课第一周,黄思腾所在的实验室里只有他一人;后来,陆续有其他成员回归,但总体环境依然比较安静。

“老师都很认真,课前提前上线交流过,上课过程比较顺。”据黄思腾观察,当课堂搬到线上,同学们似乎更敢于交流了——很巧,这一点恰恰与许田老师的讲课感受一致。


关于网课,听说你也有自己的想法?

别光闷头写段子啦!好消息来了——教务与学生事务部,计划在3月面向西湖大学全体师生展开调研,以进一步优化教学与学习体验,欢迎大家畅所欲言~

正如许田老师所说,科技正在改变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,网课代表着一种趋势。

我们将接受新事物,拥抱新变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