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才是最好的学生?许田:希望你们成为一个Doer

来源:公共事务部 发布时间:2019-11-18 作者:张弛、冯怡


5号楼501会议室,见证了多数关乎学校建设与发展的大事要事。每周一次的校务会在这里举行,各类合作协议在这里签署,重要访客在这里会面沟通……

然而,上周三晚上6点,这间会议室摇身一变:长条会议桌上依次摆上木制的餐盒,接着是餐具、纸巾、酸奶、水果,场面虽不如Formal Hall来得气派庄严,但晚餐会的仪式感呼之欲出。

在此就餐的,是35名2019级博士研究生代表。他们将与遗传学讲席教授、分管教务与学生事务的副校长许田边吃边聊。聊什么?从实验室到宿舍,从科研到生活,从困惑、吐槽到求教,完全不设限。



【暖场】希望你们做一个Doer

“大家好,我是许田,大家可以叫我田,如果叫不顺口,也可以叫我许老师……”伴随着熟悉的开场白,大家纷纷起手动筷。

一开始,同学们还有点拘谨。许田连提三问,从衣食住行入手,率先破冰。

第一问:“在食堂吃得怎么样?”

许田自己先抢答:“我觉得早餐最好,我今天早上吃了一碗馄饨、一个鸡蛋、一根油条,好像才四五块钱。”

“早餐确实不错。”不少同学边吃边点头,也顺着这个话题向食堂提出建议。“要是种类再多一点就好了。”“能再多开几个窗口会更好。”

第二问:“宿舍住得还舒服吗?”

有了吃饭的话题打基础,接下来的交流就自在多了,大家七嘴八舌。“有同学凌晨才回来,过道里会很吵。”“有时候宿舍楼里会有人唱歌,隔音不太好。”

面对这些吐槽,许田十分淡定。“我曾经也是个夜猫子,中午一两点去实验室,凌晨一两点回宿舍,半夜唱歌的事情我也干过,好在我住的地方不会影响到别人。所以我特别能理解大家,希望同学之间相互理解、相互体谅。

暖场的第三问:“平时有在运动的同学请举手?”

在座的35名博士生,几乎都举手了。“很好,这很西湖大学。”作为原地跑步队成员,许田经常鼓励大家要迈开腿,健康的体魄才是学习与科研的强大保障。

这时,有学生提问:“乒乓球比赛刚刚结束,跑团的活动也热火朝天,学校什么时候组织其他社团的比赛呢?比如羽毛球比赛?篮球赛?足球赛?”

在前几问中一直很nice的许田,突然浇来一盆冷水。“你想有比赛,你就应该自己想办法去推动,合理范围内学校肯定是支持的。”显然,这句话出乎多数人意料。

许田说:“我们很多时候总等着别人来安排,等别人来允许,这是不对的。自己喜欢的事、自己想要做的事,就要学会自己去推动。我在美国的时候,常常和同事讨论,什么才是最好的学生?答案是Doer,是付诸行动的人。所以,不论是课余生活还是科研工作,我都希望西湖大学的学生勇敢去当一个Doer希望西湖大学的老师也要不断鼓励学生去做一个Doer。



【聊学习】想要脱颖而出,需要独立研究和思考

暖场过后,同学们的话题也从生活转向更严肃的学习。从这学期开始,西湖大学小规模试开了一系列课程。不少同学提出:“能不能多开一些课?”

事实上,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学校一直在为开课这件事操心,学校希望聘请的导师一定要有足够优秀的能力和经验,开设的课程一定要符合学生的核心需求。所以,许田并不担心课程本身,他担心的是,大家如何看待上课这件事。

“我们已经开设了一些基础课程,比如学术英语、计算机基础等,之后会有顶刊主编来给大家开科研写作,还有数据统计分析课程等,所以多开课是肯定的。”从小到大,似乎没有老师不喜欢爱上课的学生,但许田提出了不同的看法。

“我们开的这些课,是为了教给你们从事科研所必备的应用技能,是为了把大家参差不齐的技能水平拉到同一个高度。但你们要想清楚,最重要的是什么?未知的知识太多,学得完吗?别人的论文很多,看得完吗?有人每天看别人发的文章,看完觉得很exciting,那是人家的exciting,跟你关系大吗?想要脱颖而出,需要独立研究和思考。

当许田用诙谐的语调讲完这番话,全场笑作一团。但笑过之后,是若有所思。

其实,校长施一公在开学第一课里也提到过——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博士研究生?他认为,博士阶段是要把人类知识的前沿再往前推进一下,也就是从求知到了探索阶段,所以西湖大学的学生需要从思想上转变,去培养独立思考和研究的能力,以及敢于挑战权威的勇气。




【聊失败】不要害怕失败,大不了硬着头皮再来

当然,许田非常明白同学们为什么想要多上课。曾几何时,他也深刻地感受过这份焦虑。

他再次提问:“学校几乎每天都有名师论坛和学术讲座,诺贝尔奖获得者来过好几位,这周又有两位大咖来开讲,一位是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药学系教授管坤良,还有一位是美国UCSD的细胞分子医学教授付向东。我在这里做个小调查,能听懂50%以上的请举手!”“40%的呢?”“20%?”“有没有完全没有听懂的?”

越往后举手的同学,脸上越是藏不住的窘迫。许田看在眼里,将自己的经验娓娓道来:

“讲座听得懂当然是好事,这种最前沿的研究内容,大多还不是系统性的知识,所以听不懂也没关系我刚到美国的时候,英语都说不利索,别说学术讲座了,系统性地课程都听不懂。听不懂怎么办?我买了个录音机,把老师讲的录下来,回去一遍一遍反复听、不断学,到后来能听懂的内容越来越多。”许田继续鼓励在座的同学,“不要害怕听不懂,听不懂就硬着头皮去听;不要害怕失败,失败了就硬着头皮再尝试。失败中的学习更可贵,在失败中我们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。

此刻的会议室里,静得能听见衣服的摩挲声。座位离许田最远的一位同学问:“许老师,这么多年你有想过要quit吗?”许田斩钉截铁地回答:“没有,从来没有。”

“我去美国的时候是中国改革开放初期,我一个人,口袋里只有50美元。没地方住,就去住废弃的房子;没钱买床,就从马路边捡别人扔掉的床垫;房间里唯一的家具,是我从中国带去的两只皮箱。到美国的前六个月,我只吃三样东西:牛奶、香蕉、面包,因为这三样东西最便宜。”

“我到现在还记得,刚到美国的第二个星期,我居然还被抢了!我当时特别生气,我都这么穷了,你还来抢我?!”

“但我没有退路。”

一个问题,勾起了一连串往事。虽然许田的讲述,已经用他惯常的幽默“润色”过,但仍然令在座的西湖三期同学难以置信。90后的他们,很难能想象在那个年代,科学家们是怎样在如此困难的境地中坚持学术研究的。

许田说,答案很简单——因为热爱,所以坚持。“我一直强调做科研要像谈恋爱一样,要fall in love with你自己做的东西,这样才能感受到幸福,哪怕再苦再难,也能坚持下去。”

换句话说,还是暖场时的那句期望:当你心存信念,要当一个Doer,剩下的就都不算什么。



大家聊了两小时,仍然意犹未尽。

在西湖大学,很多问题的讨论、决策的诞生,以及跨学科交叉的一拍即合,都是在吃饭中完成的。PI之间有学科交叉午餐会,学生之间有WeSalon,师生之间有Happy Hour……有争辩,有共鸣,有启发,有惊喜,这种平等的交流讨论,这种自由的学术氛围,一直是西湖大学所倡导和乐见的。

正如这场看似普普通通的晚餐,没有高大上的场地,没有精致的餐点,却是一次学生与老师之间贴近心灵的对话。在科研探索的路上,我们需要享受孤独,也同样需要这样的支持和陪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