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手上路,这是他们的“第一个”教师节

来源:公共事务部 发布时间:2020-09-10 作者:公共事务部

 

今天,是第三十六个教师节。

在西湖大学已入职的107位PI里,有一群年轻的博士生导师,他们习惯了博士、PI、研究员等称谓,现在,开始逐渐熟悉“老师”这个郑重的称谓。

这是他们刚刚结束博后阶段,走出导师的实验室,组建自己的团队,真正意义上第一次开始“收徒弟”。

这是他们人生中,第一次在教师节中成为主角。

该如何扮演好这个角色?

年轻的PI们,从他们过往的人生中,寻找那些曾经影响他们一生的身影,一边学习,一边摸索,努力与他们的学生一起,并肩奋战,快乐前行。

 

吴建平

生命科学学院PI

吴建平(左一)与团队成员

 

吴建平出生于1990年8月,是西湖大学迄今为止最年轻的博导。在加入西湖大学前,他在普林斯顿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。

吴建平小时候是个很顽皮的男生,“记得读初中的时候,有一天中午,别人在午休,我和一帮同学在教室外面的走廊上打乒乓球”,这时,他的初中班主任老师走过来,没有批评,也不是简单呵止,而是要求他们每个人写一份“说明书”,“说明”自己这么做的心路历程。

而后,每当他犯错的时候,都要交一份“说明书”。说不清是为了逃避这份尴尬的作业,还是真的在写的过程中自我反省,从那以后,顽皮的吴建平一点点变得自律,一直到上大学,读博,出国,他都养成了“自我反省”的习惯,遇事多换位思考,想想周边人的感受。

现在轮到自己带学生了,他也想把这个故事告诉自己的学生,“没有两个人是一模一样的,我的学生与我之间,也可能会有矛盾,也一定会遇到分歧,没关系,关键是遇到问题的时候,大家都能‘自我反省’,然后彼此之间能‘直言不讳’,很多复杂的事情就变简单了!”

 

Kiryl D. Piatkevich

生命科学学院PI

Kiryl D. Piatkevich(左三)与团队成员

 

Piatkevich博士从小喜欢化学,获得化学博士学位后,他作为博士后研究员加入麻省理工学院。2019年10月,他加入西湖大学,收获了人生中第一份教职。

身为博导,Piatkevich有两句话,是团队中有新成员、新同学加入时,他一定会说的。

第一句,是Piatkevich的高中化学老师曾经对他讲的话:“First of all, you have to be a good person, and then a good scientist.”

第二句,是他在麻省理工学院的导师Ed Boyden曾告诫他的:“If you work too hard for too long, you are doing something wrong. ”

第一句很好理解,但第二句,他每次都要和学生们展开讲讲。“这句话的意思,并不是说不要work hard,而是提醒大家,更重要的是投身于自己真正热爱的事业。我们往往会在疲惫、沮丧、失败时,才会和自己说‘oh i worked hard’,但当你真正热爱这件事的时候,哪怕住在实验室里,你都未必觉得是多hard的事,一切都是值得的。”

 

张彪彪

理学院PI

张彪彪(左二)与团队成员

 

张彪彪来自山东枣庄的一个小村庄。出来这么多年,老家的很多人、很多事,已经记忆模糊,但唯有小学教他数学的刘老师,他记忆犹新。

“记得小学毕业茶话会结束后,大家都走出教室了,刘老师却突然叫我回去,对我说了一句话,‘我看咱们班里就你能干点大事!’” 张彪彪至今都没搞清楚老师为什么会说这样一句话。但这句话,他记在了心里。

后来,他去城里读初中,成绩一度很差,他去国外读博,也一度遇到坎坷,那时候,他总是憋着一股劲对自己说,“张彪彪,你要相信自己是能干大事的人”。

“我很感谢刘老师,感谢他给我鼓励,给我自信。包括后来我遇到的导师,他们不会轻易否定我的想法,总是鼓励和帮助我自己去寻找答案!”他觉得,这对一个年轻学生来说特别重要。

“我希望现在我也能和我的学生互相鼓励,一起探索、一起前进、一起成长!”

 

蓝振忠

工学院PI

蓝振忠

 

蓝振忠的博士就读于卡耐基·梅隆大学计算机学院,此前在谷歌AI研究所工作,今年6月刚刚加入西湖大学,这也是他以教师身份过的第一个教师节。如果要问对他影响最大的老师,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他的博士生导师, Alexander G. Hauptmann。

与Alex交往的过程中,蓝振忠留下最深的印象是:以人为本和因材施教。“从一件小事中就能看出,我的导师平时会主动给学生开门;同时,他也非常关心学生,会通过各种方法来帮助学生去发展和学习。”

昨天,他已经收到了课题组成员送的贺卡和小礼物,“我也是第一次当老师,收到贺卡的时候很感动,也蛮有成就感,但这也是一种鞭策,激励我不断学习。希望我能像我的导师一样,来帮助学生成长,实现他们的价值。”

 

陆启阳

工学院PI

陆启阳(左二)与团队成员

 

让陆启阳记忆深刻的是他在麻省理工学院读博时遇到的一位老教授。“有一次我给一个学术报告,他在台下听,听完就给我老板发邮件‘告状’,说我PPT上有一个reference标注不够精准,我老板很严肃地找我谈了话。”

几年后,当陆启阳博士快毕业时,他从这位老教授身边擦身而过,“当时他正在与一位意大利的大教授在聊天”,这位教授却突然停止说话,拦住陆启阳,介绍给意大利教授说,“这是我们一位很优秀的学生……”

“我想说的是,我很感激这样的老师。虽然没有太多的语言交流,但却在自己所见的每一个细节之处恪尽‘导师’之责。那就是对学生最好的支持!”

感恩曾在我们生命中出现过的每一位老师,是他们曾经的一句句叮嘱、一次次教导,在我们的成长中播下了最初的种子,成就了如今的我们,也给予我们“新手上路”的勇气和底气。

今天中午,当我们路过工学院2号楼摄影棚时,恰好遇到仇旻老师,他的实验室选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拍合影。

作为一名从教20年的“老教授”,仇旻也在这一天想起他的导师曹培林教授的一段话:

“人一生中会碰到很多老师,有好的,也有不尽如人意的,但他们都是我们的‘榜样’。从优秀的老师那里,你可以学会应该怎么做;从不尽如人意的老师那里,你可以知道什么不能做。”

看,这就是为人师的力量。

 

祝各位新老教师节日快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