研究地球的他,和马斯克一样被这个火星计划迷住了 | 春读接力

来源:公共事务部 发布时间:2020-05-06 作者:徐珊

近期,SpaceX首席执行官埃隆·马斯克(Elon Musk)在2020年度卫星会议上,对人类的火星之旅进展心生忧虑:

“如果不加快步伐,

恐怕在我们到达火星之前,

我就已经离开人世了。”


2016年,马斯克提出了“火星移民计划”,想在火星开辟人类生存的新天地。

但实际上,马斯克并不算“最大胆”,早在1996年,美国作家罗伯特·祖布林就石破天惊地表示,去火星一点都不难——他撰写了一本《赶往火星:红色星球定居计划》,专门介绍了如何“轻松”去火星以及如何在火星生活。

据说,埃隆·马斯克的火星计划,正是深受了罗伯特·祖布林的影响。

和马斯克一样被祖布林的奇思妙想所“俘获”的,还有西湖大学工学院PI张羽中:不同的是,主要研究对象为地球大气的他,关心的是如何借鉴其中的思想,让我们的地球生活变得更好。



张羽中觉得

无论你是对火星充满好奇

还是一个脚踏实地的“地球人”

《赶往火星:红色星球定居计划》这本书

你都可以读一读


火星:宇宙中人类遇见的“新大陆”

在美国做研究期间,张羽中偶然在购书网站看到了The Case for Mars: The Plan to Settle the Red Planet and Why We Must(该书最新的中文译版为《赶往火星:红色星球定居计划》)。

恰巧有一天,同事们聊起是否可以做火星相关的研究课题,他立马想到了这本书,便找来一看。

 

《赶往火星:红色星球定居计划》英文原著


美国作家祖布林,是一位航空工程师,他在本书前言中陈述了自己落笔的“无奈”动机——他发现,先前火星主题的书大致分两类,一类是彻头彻尾的遐想型科幻文学,还有一类是高深的学术著作。前者的幻想“飘在空中”,在科学上站不住脚;后者对大众读者来说,又太难懂。因此,祖布林就想写一本既基于科学、又轻松易懂的书,给大家讲讲到底如何去火星做一个火星居民。

这本书也正是祖布林于上世纪90年代提出的“火星直击”计划核心思想的总结:不需要巨型宇宙飞船或者轨道空间基地这些庞然大物,只要有能抵达地球轨道的助推火箭,任何人都可以轻装访问火星;火星的环境条件与资源,也足以让这群访客自给自足,可以栽培植物、获取地下水、获取地热……

这可能会让你想起马特·达蒙在电影《火星救援》里边跳舞边种土豆的悠闲火星生活。

张羽中总结说,在祖布林看来,重要的不是怎么去火星,而是抵达这个星球以后,可以做很多在地球上做不了的事情,发展许多地球上发展不了的技术。

“作者觉得先出发很重要,他打了个很形象的比方:对现在的人类而言,火星仿佛是当年欧洲人需要去探索的美洲大陆——你并不可能把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做好,也无法预知会发生的所有问题,你一定是到了火星,在那个环境中,思考如何克服困难、生存下来。”张羽中解释道。


地球:火星能帮助我们重新认知家园

作者原本预估,十多年后,也就是2010年左右,大家应该就能涉足这颗星球了。可惜的是,虽然《赶往火星》已经是一本较为详尽的火星“使用说明”,但至今还没有人踏上火星表面。

但对张羽中来说,读一读介绍火星的书,并不是为了真的去火星——当然,有机会去一游的话,他也绝不会错过——而是为了在了解其他星球环境的过程中,为自己研究地球,开启新的角度:“当你跳出‘习以为常’的思路后,你才能看到背后更本质的原理。虽然他讲的是火星,但是可能会启发你对于地球的思考。”

张羽中的课题,围绕着地球大气层中的微量成分及其相关物理化学生物过程。所谓大气中的“微量成分”,指的是地球大气层中除了占比78.1%的氮气和20.9%的氧气以外的气体。这些成分虽然含量相对微小,却与地球的能量收支、环境污染、气候变化密切相关。也就是说,它们紧密关乎人类生存环境质量。

但作为环境学家,张羽中的注意力,并不仅仅在地球上:“我们研究环境的,对各种各样的环境始终是很有好奇心的。”

以火星为例,张羽中解释说,由于火星与地球环境有许多相似之处,通过对火星的地质研究,我们可以推断出火星过往的气候变化,从而了解火星表面原来可能是什么样子,为什么会演变成现在的样子。

由此得出的火星“进化史”,可以帮助我们推测地球可能会面临哪些问题。


阅读:赋予你驶离“一亩三分地”的契机

除了仰望浩瀚宇宙,张羽中对地球上拥有“极端”气候的地点也格外感兴趣,像是南北极、沙漠、高原。

这种以“他山之石”为鉴的思路,在张羽中看来,也正是阅读的意义:

“读书可以让人放松、开拓眼界、换换思路。当代社会分工程度很高,你往往都只盯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。而阅读,就是给你‘出走’的机会。你可以去看看别的社会环境,去了解其他世界的生活。”


张羽中的部分藏书


也许正因如此,张羽中阅读的书并没有特定的领域,只要他感兴趣,他都会买来看一看。

他的看书习惯也比较特别:“我经常作快速阅读,可能会挑选几个章节或感兴趣的段落读,未必是全书——因为一本书看下来,我们最后吸收的往往不是细节,而是书中的一种想法。”